公告:

温馨提示:收藏导航站,找博娱不迷路!

首页 > 体育电竞资讯 > 资讯详情

电竞圈的魔幻实现:国内电竞产业链上的企业 “下沉市场”的难题

  

  国内电竞产业链上的企业,大部分聚集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。2019年,上海市明确提出,力争3至5年全面建成“全球电竞之都”。上海市文创办曾公布,2018年上海电子竞技产业收入达146.4亿元,电子竞技场馆达35家。

  有数据统计,目前上海拥有国内80%以上的电竞公司、俱乐部和明星资源,每年四成以上的电竞赛事在上海举办,包括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、DOTA2亚洲邀请赛等全球范围内的顶尖电竞赛事。上海静安区的灵石路因有多个知名电竞俱乐部、电竞企业将总部建立于此,被网友戏称为“宇宙电竞中心”。“无论是政策利好、上下游产业链、硬件条件,还是大众文化消费基础,上海已经建立起全球领先的城市区位优势。”网易游戏副总裁丁迎峰曾表示。

  伽马数据总经理滕华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现阶段,电竞产业受地域和环境的影响非常大,多数集中在一线城市,有其必然性:首先,游戏厂商在赛事授权上非常谨慎,关注度高的热门电竞赛事不会授权给小城市,数千万的授权费也会给地方政府带来高额的负担;其次,小城市缺乏电竞人才储备,交通不便;最后,提到电竞,大部分人想到的还是电子游戏,容易产生负面评价,小城市的包容度、政府的支持力度、大众接受度等都会影响电竞发展。

  在一些观察者看来,电竞行业从线上转到线下所催生出的电竞小镇,其发展的路径和地产思维相似,要考量一个城市所拥有的政策、人口、交通、商业等各个因素,缺少完善的配套设施、庞大的电竞从业人口等条件的电竞小镇,会在市场的竞争中步履维艰。

  如何做到让电竞迷能持久地关注电竞小镇,而并非仅是在比赛时才临时赶赴过来,也是电竞小镇需要突破的难点。

  这也是忠县面临的现实难题。区位和交通问题是最大的硬伤,忠县没有直达高铁和机场,李彬曾带着团队几乎去过上海所有的知名电竞企业游说,过程并不顺利,“他们认为这里远,缺人才,产业集聚不够。”

  但他并不认为这是大问题,他有自己的一套逻辑:高铁开通后,大城市的虹吸效应增大,人们来忠县太方便,反而当天就离开了,无法留在当地进行消费。忠县发展电竞的主要动力之一,是成为“网红”,以电竞带动文旅产业发展,让外地人来这里消费、买房、安家。

  这种“一厢情愿”的想法,至少目前很难获得外界的认可。

  “凡是有雄心、想要夺冠的俱乐部,都不会选择去一个偏远的小地方。”白杨说得很直白,对电竞小镇的发展非常悲观。他认为,电竞产业链上,真正赚钱的只有游戏厂商以及选手、教练、解说等人,其他人在不同程度地亏钱,“而盈利的厂商不需要电竞小镇”。

如何让电竞迷持久关注电竞小镇,而非仅是赴赛事而来,是电竞小镇需要突破的难点。摄影/本刊记者 陈超如何让电竞迷持久关注电竞小镇,而非仅是赴赛事而来,是电竞小镇需要突破的难点。

热门资讯